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妻子背叛,后悔已晚
妻子背叛,后悔已晚

妻子背叛,后悔已晚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苏芸一跑回家就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,并非是因为男人轻
-薄了她,而是对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无奈。-

-  电视机上摆放着苏芸和刘威的结婚照,苏芸轻轻拿起了它,照片里的刘威突
-然变得陌生起来,另一张面孔浮现在面前。
-
-  「如果是你该多好啊!」想着高永华的面孔,屁股因用力的揉捻而仍然隐隐
-作痛,似乎那双大手还在自己身后。
--
  「嗯……永华,我的屁股棒么?」抚上自己的翘臀,苏芸又陷入幻想:「你-
知道么?你才揉了一会儿,我的小妹妹就流水了。哦……」-

-  隔着晚装,苏芸用手按在了阴户上,晚装的肩带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,此时-
的苏芸衣衫半结,乳房似乎要挣脱衣服的束缚,顽皮地露出一点乳晕。「哦……-
哦……其实人家的奶子也很想被你揉呢!啊……你看,乳头都硬了啊!」苏芸用-
指甲掐起乳头用力往上揪着。带着对丈夫的背叛,对情人的思念,苏芸开始有些
-自虐的手淫起来。
-
-  正当苏芸想拔下衣服尽情自亵的时候,门响了。
-
-  「苏芸,苏芸,你在么?刚才是我没控制好自己。你开开门,我知道你在里
-面,让我向你道歉。」
-
-  高永华在舞池里呆了几秒中,才发现佳人已去,带着对自己的懊恼,他马上
-追了出去,结果苏芸已经失去了踪影。招呼都没跟朋友打,他就开车往回跑了。
--
  一路上,高永华暗骂自己太贪心、太急躁了,希望赶回去能够得到佳人的原
-谅。
--
  「苏芸,苏……」门开了,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满面怒容的美女,而是一个-
乳房半裸、满面通红的少妇。
--
  「你……」高永华脑子有点当机,但马上就被女人抱住了:「永华,爱我,-
快,爱我,我要……」女人不知廉耻地紧抱着男人,扭动着娇躯,希望平息一些-
心中的慾火,结果适得其反,小穴都快湿透了。
--
  高永华呆了一下,对女人的反应有点惊讶,但马上就缓过来了,到嘴的肉哪
-能放过啊!一把抱起苏芸就往里走去,边走边寻找女人火热的双唇。-

-  「嗯……华……吻我,吻我……」女人含糊不清的呻吟着。-

-  「啊……」苏芸被高永华丢在沙发上,但看到男人正在解皮带,羞涩又回到-
了脸上,蜷在沙发上不敢看男人。-
-
  「啊……」双手触摸到一根滚烫的棒子,女人抬头一看,只见高永华已经全
-裸的站在自己面前,由于长时间的锻炼,男人身上都是蕴含力量的肌肉,而双手
-握住的正是男人的鸡巴。-
-
  「小芸芸,刚才还没让我爽到,怎么就跑了呢?我的小兄弟可发火了哦!」-

-  可没等苏芸回答,男人已经俯下身封住了苏芸的嘴巴,这次亲吻比在舞池里-
的更加狂野,两人伸出舌头,让它们在空中相互交缠着,唾液一丝丝的顺着嘴角
-流下。-

-      
-
-  「嗯,美女的口水都是香的。」吻过后,高永华对着正喘气的苏芸说道。
--
  「恶心死了你,讨厌!哦……不要摸我胸部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」-

-  男人开始向苏芸的奶子进攻了,剥下上身的晚装,苏芸的两只丰乳暴露在男
-人面前,男人一口含住左边的乳头,用牙齿轻轻的咬着,另一只手也开始揉动右
-边的乳房。
--
  「啊……轻点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不要太用力……嗯……用力吸……」
-
-    -
  男人将苏芸左边的奶子吮满了口水,才意犹未尽地松开,「嗯,真香,芸芸-
以后的奶水一定很多。」男人弹弄着乳头说道。-
-
  「讨厌!我都没怀孕,哪来的奶啊?」苏芸躺在沙发上娇嗔道。-

-  「嘿嘿,想怀孕还不简单,今晚我就给你下个种。」男人粗鲁的言语并没有
-引起苏芸反感,反而觉得下身更加瘙痒了,两腿开始不住地夹在一起摩擦起来。-

-  高永华发现了女人的动作,「宝宝下面是不是痒了啊?求我,求我就帮你止
-痒。」男人边说边将烦人的晚装脱下,现在苏芸就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丁字裤了。
--
  男人分开苏芸的双腿,将鼻子顶在已经湿透的内裤上:「嗯,芸芸,你好浪
-哦!」
--
  「嗯……不要看,不要……」苏芸在男人的注视下摇晃着身子。-
-
  男人用手盖在内裤上,用中指隔着内裤沿着女人阴户的缝隙滑动着,随着男-
人指头的滑动,一缕缕阴毛从裤裆两边探出,如此性感的画面让男人的呼吸变粗-
了。苏芸也觉得男人指头上的热力已经透过内裤将子宫烫得一跳一跳的,更多的-
淫水从阴道里流了出来。
-
-  男人已经不满足隔着内裤抚摸了,一下就从内裤顶端插了进去,「啊……」
-
-  苏芸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这是小穴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抚摸。想到老公,
-苏芸望向电视机上的结婚照,一股打破禁忌的快感油然而生。
--
  高永华顺着女人的眼神看过去,发现了结婚照,不由得坏笑了一下。
-
-  男人站起来,手也跟着滑出女人的内裤,「啊……不要走,帮我……」苏芸
-夹起腿试图阻止男人的手离开。-
-
  「嗯?帮你什么?」男人拿着苏芸的结婚照,一脸坏笑的问。
-
-  看着男人拿着她和刘威的结婚照,还问出这种问题来,苏芸虽然内心羞涩难-
当,但身体竟然兴奋得颤动起来。
--
  「帮……帮我……止痒……」
--
  「怎么止啊?」-

-  「用手……用……用你的……阳具……」
--
  「什么叫阳具啊?我听不懂。」男人还在逗着苏芸。
-
-  「用你的鸡巴,你的大鸡巴帮我止痒。」说完,苏芸像没了力气一样,摊在
-沙发上。
-
-  「哼哼,宝宝听话,有你爽的时候。」-
-
  男人说完,就把苏芸的结婚照放在地上,苏芸正奇怪他要干啥,就觉得自己
-被抱了起来,变成背对着高永华,坐在他的怀里。
-
-  男人把苏芸的双腿分开,让只穿着丁字裤的女性下体对着结婚照,轻轻的在-
苏芸的耳边吐着气:「今天让你老公看看他的宝贝老婆是怎样高潮的。」说完就-
一把扯掉内裤,让苏芸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,手指开始探入女人火热的甬道抠弄
-着,一滴滴淫水随着男人的手指滴落下来。
--
  「啊……不要,不要这样,刘威不要看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,不……不要弄-
我的小阴蒂啊,啊……」-
-
  男人左手把玩着浑圆的乳房,右手开始加速抽插起来,发出「噗嗤、噗嗤」-
-
  的声音,苏芸的淫水就像开了闸一样不断地往外流。-
-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华,吻我,呜……呜……尿出来了
-啊……」苏芸再也忍不住了,一股强烈的水流从屄缝中喷射出来,打在不远的相-
框上。
--
  「好芸芸,想不到你竟然是潮吹!」男人这次发觉捡到宝了,苏芸如此的敏-
感出乎他的意料。-
-
  此时,苏芸仍沉浸在高潮泄身后的快感中,并没有听清男人在说什么,只觉-
得这次的高潮是老公从来没有给过的。想到老公,女人又看到地上的结婚照被自-
己喷射出的淫液淋得透湿,子宫又是兴奋得一阵紧缩。
-
-  苏芸的双腿由于被男人挽住无法并拢,使得男人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小
-穴口还在一张一合,彷彿一张小嘴;屄缝顶端的阴蒂早已变得如同黄豆般大小,-
红彤彤的散发着热气。-
-
  此时,男人再也忍不住了,将苏芸转过身来,跨坐在他的腿上。男人呼出的-
热气喷在苏芸的脸上,让她很清楚男人马上就要佔有她了。-

-  看见顶在自己小腹上的鸡巴,女人慢慢地用双手握住上下撸动着,她也不清
-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主动。
-
-  「死冤家,你真是我的命中魔星啊!嗯……」苏芸心中想道。
-
-  「好宝宝,给我,给我,我要你,我要占有你,我要用鸡巴狠狠地操你。」-
-
  男人厮磨着苏芸的耳垂说道。
-
-  「嗯……」苏芸红着小脸,将男人的阳具贴向自己的阴户,「啊……」大鸡
-巴刚顶在苏芸的屄缝上,女人就抓不住了,软在男人的怀里。-

-  男人托住苏芸肥嫩的屁股,龟头在小穴上磨蹭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被苏芸的
-淫水淋了个落汤鸡,缓缓地将龟头挤进女人火热紧凑的小穴。-
-
    -

-  「啊……宝宝,你的小穴真紧啊!」刚挤进了一个龟头,男人就发现苏芸的
-小穴异常紧窄:「是不是你老公平时不行啊?现在可便宜我了。」-
-
  「啊……嗯……讨……讨厌,你都玩了别人的老婆,还说这种话。啊……」
-
-  女人小声抗议着,却被男人突然送进了整根阳具,阴道被撑开的刺痛加上鸡
-巴划过的快感,让苏芸感到一阵窒息:「顶……顶到子宫了……」
--
  「啊……真紧!」男人也发出一声叹息。
-
-  疼痛不久便被阴道中的酥麻感盖过,苏芸开始难耐地扭动起身体来:「嗯,
-华,快……快动嘛!嗯……好难受。」-
-
  男人的龟头已经狠狠撞进苏芸的宫颈,如同有千万张小嘴在吮吸着,加上怀-
中女人开始难耐地扭动起娇躯,高永华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插起来。-

-  「哦……」苏芸扶住男人的肩膀,扬起头发出解脱的呼喊。感到男人的鸡巴
-在自己阴道内动了起来,自己也开始扭动着胯部迎合起男人的抽插。
-
-  「啪!啪!啪……」胯部间的撞击声就像直接打在苏芸的心房上一样,极度
-的快感让苏芸眼冒金星,「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华……华……」苏芸无意识地呼
-喊着情人的名字。
--
        
-
-  男人双手紧掐着苏芸的屁股,嫩白的股肉从之间溢了出来,「宝宝,啊……
-爽不爽?」男人用力地挺动鸡巴。-

-  「嗯……嗯……爽……爽……」女人模糊地回应着,胸前的大奶子随着男人
-的挺动上下抛起。
--
  男人搓动起一粒粉红色的乳头:「爽就叫出来,都叫出来。」
-
-  「嗯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好羞人……」苏芸伏在男人的肩上说道。
--
  「叫吧!叫得好听,老公会让你更舒服的。」男人开始蛊惑起来。
--
  「嗯……哦……坏死了,你才不是……不是我老公呢……啊……」苏芸刚说-
完,男人猛地拎起乳头,疼痛中带着酥麻的感觉,让苏芸措手不及,叫了出来。-
-
  「对,对,就这样叫,小荡妇……」男人坏笑着。
--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
-啊……」如同决堤的洪水,心中淫言浪语被呐喊了出来。-
-
  「哈哈哈!小骚货,看你还不叫。再叫得浪一点!」男人粗暴地玩弄着苏芸
-的奶子。
-
-  「啊……痛……乳房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」苏芸此时就感觉像是巨
-浪中的扁舟,被身下的男人颠簸得死去活来,淫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,只感觉自-
己的屁股下和男人的腿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,性器的接合处散发出阵阵热气。
--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不行了,要……要丢了啊……」-
-
  男人突然加速挺动,阴道中的鸡巴变得更加粗长,从男人加粗的鼻息中,苏
-芸知道男人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,于是腰部也迅速的套动起来。
--
  「宝宝……我……我要射进去了。」-

-  「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好,射进来,都射进来!啊……」一声长绵的清啼,
-苏芸猛地向后仰起脖子,下腹死死地抵在男人的胯上,一股股灼热的精液打在她
-柔嫩的子宫壁上,全身都痉挛起来,阴精终于爆发了出来。
-
-   
-
--
                (七)-

-  高潮过后的两人,就这样保持着原有姿势搂了有足足五分钟才缓过劲儿来。
--
  高永华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是最需要爱抚的,因此一双手在苏芸光洁的背臀就-
从没停过。
--
  「嗯……」女人似乎清醒了些,「啊……」当她看到自己仍淫荡地跨坐在男
-人腿上时,失贞后的恐惧、后悔、羞涩、甜蜜纷纷用上了心头,一下没忍住,哭
-了出来。
--
  「宝宝,怎么了?刚才不是好好的么?」男人发觉苏芸在自己怀中哭泣,抬
-起她的俏脸关心问道。-
-
  「不……不要叫我宝宝……不,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……」当高永华用丈夫
-曾经称呼过自己的爱称时,女人撕扯着头发爆发了。-

-  「不,一切都是我的错,宝宝,都是我。」高永华知道这时是女人最脆弱的-
一刻,能否真正得到这个娇媚少妇就看现在了,因此他开始打出了感情牌。-

-  被男人紧搂的苏芸平静了些,「苏芸,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很俗套,但我的-
确是想告诉你,在看到你第一眼时,我就发誓,你就是我要找的女人,我一定要-
得到你。」男人看着女人迷蒙的双眼说道。
-
-  「刚才发生的事,我毫不后悔,哪怕你现在打电话报警,告我强奸,我都认
-了;就算要枪毙我,我也觉得我没白活,至少在死前我曾拥有过我爱的女人。」-
-
  一段肉麻兮兮的表白的确是女人最受不了的,特别是苏芸面对眼前这个男人-
时。「你……你……你这个偷心的坏蛋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来打乱我的生活?」
-
-  女人双手拍打在男人的胸前,不过这对于高永华来说,无异于挠痒按摩而已。-

-  「芸芸,我爱你。」双手按住女人的肩,高永华直勾勾的望着苏芸。-
-
  苏芸一惊,看了一眼高永华后马上撇过头去,红着脸小声说道:「谁是你的-
芸芸。」-

-  看到女人的反应,高永华心中狂喜,他知道女人心里一定是千肯万肯了,只-
不过碍于脸面才没法说出口,于是涎着脸贴上去坏笑道:「我的芸芸就是刚才坐
-在我身上发浪的小骚货啊!」-
-
  「你……你就知道……呜……」女人转过头来刚想斥责两句,结果就被高永-
华吻住了。-
-
  吻的确是个奇妙的东西,不一会儿,刚才还喊死喊活的女人,现在又软倒在-
男人的怀中了。
-
-  「呀……」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叫,原来男人将苏芸举了起来,横抱在怀里:-
「嘿嘿,好宝宝,你的卧室在哪呢?老公再好好的疼疼你。」-
-
  「坏……坏死了!那边。」苏芸抬手指了个方向就钻进男人臂窝做鸵鸟了。-
-
  「哈哈哈!哎……什么东西?哈!」男人正准备走,就发现脚边有个东西,
-一看,原来是刚才苏芸的结婚照。-

-  苏芸发觉男人没动,奇怪的探出头,结果顺着男人的眼神发现了相片,看到
-相框上还有很多水迹,苏芸想起刚才男人竟然让她对着相片潮吹的样子,子宫一
-酸,阴道里又湿润了。
-
-  「宝宝,这个怎么能乱放呢!这可是结婚照呢,要好好拿着哦!」-
-
  男人竟然将相框捡了起来,交到了女人手中。苏芸还在沉浸在刚才的绮想中-
没回过神来,迷迷糊糊就接了过来,结果才发现是那个相框,丢也不是、拿也不
-是,只好又做起了鸵鸟。
--
  「哈哈哈……」男人大笑着走进了苏芸的卧房。-

--
-
  来到苏芸的卧室,房间里有点昏暗,只有床头灯是亮着的,发出淡黄色的光-
晕,但这样的光线更能引发人心中的潜在欲望。
--
  高永华将怀中的美女放在床上,看着苏芸仍然羞怯的闭着双眼,睫毛轻微的-
颤抖着,似乎是发觉了男人的注视,俏脸上蒸出两团红晕更显娇艳,双腿也併拢-
微屈起来。
-
-  看到苏芸如同任人宰割的小羔羊,高永华的鸡巴再一次怒挺起来,随即上前
-分开苏芸环在胸前的双手,露出她丰满的乳房,大力吸吮了起来。-

-  「嗯……轻……轻一点……啊……」敏感的小乳头再次受到侵袭,苏芸情不-
自禁的将男人地头揽在怀中,彷彿希望男人能更用力地宠爱它们。
--
  男人突然感到有东西磕在自己的头上,拿下来一看,原来苏芸还抓着那相框-
呢!-
-
  「哈!看来你真舍不得你老公啊!」男人调笑起来。
-
-  「不,不要说我老公,嗯……」苏芸试图训斥几句,但是男人的一只手从臀
-缝中划过,一阵热浪从苏芸的后庭滑至小穴。-

-  「谁是你老公?你老公就在这呢!」男人的中指浅浅探进苏芸的小穴,发现
-已经洪水泛滥了。
--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再……再进去点……」苏芸的双腿时而夹紧、时而放开,男
-人的手指如同泥鳅一般小穴中飞快的滑动着,带出一缕一缕的淫水。-
-
  「说,谁是你老公?」男人作怪的手突然停止了。-
-
  「啊……继续啊……我要……华,求求你……」
--
  「嘿嘿!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敢乱动呢?」男人坏笑道。-

-  「你……」-

-  苏芸知道只要走出这一步,就永远不能回到从前了,潜意识里,她抗拒着。-

-  但是小穴中酥痒难耐,又让苏芸忍不住屈服,内心和肉体上的矛盾都快把她
-折磨疯了。-

-  男人见苏芸仍在抗拒着,知道要再加把力了,于是将手指抽出小穴,反而开
-始轻轻搓弄起苏芸早已勃起发硬的阴蒂了。
--
  「啊……对……就是那……」突如其来的快感让苏芸发出甜美的娇喘。-
-
  这时,男人又停下了。-
-
  「不……不……华……再揉一揉,快……求求你了……」快感又一次中断,
-这让苏芸立刻崩溃了,放弃了最后的矜持,扑在男人的怀里用奶子磨蹭着男人的
-胸膛来讨好他。-
-
  「那,到底谁是你老公呢?」男人慢悠悠的说道,对女人的刻意讨好似乎并
-不领情。
--
  「你,你就是我老,老公……」在快感的折磨下,苏芸终于屈服了,此时她
-心中除了对刘威的愧疚,更多的是一种解脱后的轻松。-
-
  「哈哈哈哈……乖老婆,老公这就来疼你。」说完,就把手中的相框丢在一-
边,扑了上去。-

-
-                (九)-
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老……老公……你太强了,我……我又要来了……」
--
  苏芸的卧室内透出淡黄的灯光,而中间的双人床上,一具凹凸有致的丰满女-
体正如一位女骑士般骑跨在男人身上。放弃掉最后矜持的苏芸,开始对高永华展
-现出成熟女性惊人的媚态。-
-
  从后面看去,男人的一双手正顺着苏芸光滑的脊背来回抚摸着,有时甚至会
-滑落到苏芸的臀缝中轻轻扣挖她的后庭。再往下看,则会看到一根巨硕的阳具被-
苏芸的小穴不断吞吐着,随着苏芸的上下起伏,微带乳白色的淫水从已经有点红-
肿的女阴中顺着男人的鸡巴不断流下,将两人的阴毛黏糊在一起。
--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好宝宝,对,就那样,腰扭一扭,啊……宝宝,我可舒服死-
了!」
-
-  躺在下位的高永华也没歇着,在享受苏芸丰满的躯体时,也不忘教她更多的
-床上技巧。双手从女人的背后转移到前胸,随着女人的套动,两颗丰满的白兔也
-不断晃动着,看得高永华心中火热,轻轻啃咬着粉红色的乳头。而此时苏芸早已-
陷入快感的漩涡,完全感觉不到疼痛,有的只是火辣辣的麻痒。-
-
       
--
  「嗯……嗯……老公……吸……吸我的奶子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好-
棒……大鸡巴……都……都顶到子宫里了……」
-
-  苏芸双手撑着男人的胸膛,丰臀仍然不断地上下套动,不时地将落在面前的-
长发撩到背后。-

-  突然,男人双手死死扣住苏芸的屁股,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挺动腰部,
-苏芸知道男人快要射了,也开始加快套动的速度,迎合男人的动作。-

-  「啊……宝宝,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-

-  「嗯……嗯……射进来……都射进来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好烫啊……我要尿
-了……」
-
-  两人的动作在瞬间定格了,似乎这一刻,时间也停止了,只剩下两人粗重的-
喘气声。
--
  苏芸无力地趴在男人的胸口,但脸上满足的神情却显而易见。此时的她还未
-从刚才强烈的高潮中回过神来,阴道内的嫩肉仍在时不时地抽动着,小穴由于长-
时间的做爱一时不能合拢,而乳白色的精液随之慢慢地滴落在床单上,似乎在证-
明着这个美艳少妇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贞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