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要定人妻
要定人妻

要定人妻

在刘威走后,苏芸迎来了孤独的一个月。没有丈夫陪伴在身边,日子都变得
-无趣了,每天晚上下班回家,看到家中黑漆漆的,心中充满了对孤单的恐惧和对
-刘威的思念。
-
-  「老公,你现在哪呢?」
--
  无聊地坐在家中沙发上的苏芸,拨响了刘威的手机。
-
-  「宝宝啊,我刚和别人谈完业务呢!可把我累死了。」
--
  「还顺利么?」-

-  「哎!上海人鬼精鬼精的,进展很慢啊!」刘威歎了口气。-
-
  「那你还要多久才能回家啊,我想你了。」苏芸开始撒娇了。-

-  「嘿嘿,宝宝哪里想我呀?」
--
  「讨厌!坏老公,就知道想那些事。」-
-
  「我可什么都没说哦,你想哪去啦?」
--
  「哎呀,坏老公,你就知道逗我。不理你了,哼!」-
-
  苏芸发现自己落入了老公的诡计,更加不依了,娇躯在沙发上扭动着,胸前-
的美肉晃动着,不知道会迷死多少男人。
-
-  「哈哈!宝宝你……哎,啊?找我?哦,好的,我马上去。」手机中传来别-
人喊刘威的声音:「哎,宝宝,我这里有点急事,先挂了啊!」-

-  「老……」没等苏芸来得及说话,刘威就把手机给挂了,空有「嘟嘟嘟」的
-忙音。-
-
  「哼!死老公,连老婆都不要了,不理你了,哼!」-
-
  苏芸把手机摔在沙发上,幽怨满腹。不禁想起刘威在临走前的那场激情,小-
腹中如同燃起了一团火,双腿开始不自禁地交叉摩擦起来,双手开始隔着上衣揉
-捻起自己那对傲人的双乳。
--
 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你快……快回来呀……啊……」苏芸不禁陷入自
-己的幻想中,彷彿刘威正赤裸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一只巨大的鸡巴怒挺着。-

-  「啊……要啊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」-

-  腿间的丝质内裤已经被小穴中溢出的爱液打湿了。今天苏芸穿的是条高腰提
-臀女裤,将她的臀腿衬托得更加完美。现在苏芸上身已经仅剩半边胸罩挂在肩上
-了。-
-
  苏芸的一只纤手轻扯着粉红色的小乳头,银牙轻咬,发出诱人的呻吟:「嗯
-嗯……小奶头好舒服啊……老公……过来揉揉啊……嗯……」
--
  紧身的长裤此时也变得特别讨厌,「啊……讨厌!怎么这么难脱嘛……」急-
于摆脱长裤束缚的苏芸不得不扭动着肥美的臀部,臀浪也随着身体的摇摆一波一
-波的。-
-
  终于脱下了长裤,苏芸用另外一只手隔着内裤按上阴蒂的位置,「啊……」
-
-  苏芸打了个冷颤,子宫极速收缩了几下,内裤上的湿痕越发明显,把薄薄的
-内裤浸成了半透明,乌黑的阴毛已经能很清楚的看见了。
--
  「老公……我要你疼我啊……我要啊……」苏芸将内裤束成一条,轻提布条-
的前端,将内裤勒进淫水四溢的小穴:「啊……好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-

-      
-
-  此时内裤已经不能起到任何遮挡的作用了,被爱液浸透的阴毛调皮的从裤裆
-两侧露出头来,两瓣阴唇如同一张小嘴,将那条已经湿淋淋的内裤含得更深了。
--
  「嗯嗯……坏老公,都怪你……嗯,不知道好好疼你的宝宝……嗯……你的
-宝宝现在好……好淫荡啊……」
--
  苏芸两眼迷离,樱唇中吐出平时她想都不敢想的淫言浪语来。此时那条已经
-湿得不能再湿的内裤已经满足不了内心的慾火了,于是她伸出手分开湿淋淋的阴-
唇,将一只手指插入火热的阴道。
-
-  「啊……」手指刚插入小穴,小穴内火热的嫩肉就紧紧地缠了上来,子宫又-
是一阵颤抖,洩出了大量淫液。其实这是苏芸第一次这样近似「放荡」的自慰。
--
  以苏芸的性格来说,连叫床都不敢大声的她,这次的确是慢慢展现了她内心-
淫荡的一面。
--
      
--
  渐渐地,手指插弄的速度渐渐加快,一只手指也变成了三只。快感在苏芸的
-身上迅速堆积,只感觉子宫开始发麻,阴道壁的媚肉开始无规则地抽动。苏芸知
-道高潮就要来了,屁股用力向上挺起,将阴部更加突出,形成一个淫荡的弧度。
-
-  「啊……要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嗯……尿出来了……啊……」
-
-  瞬间,苏芸整个身体紧绷,从臀瓣两侧凹陷下去的肌肉可以看出,这个美艳
-少妇的高潮来得是多么的猛烈。随后浑身开始抽搐,鲜红的屄缝中射出了一道道
-有力的水流,飞出一米多远才落地,溅出一滩水花。-
-
  潮吹了!这是苏芸从来没有体验过的,虽然在强烈的洩身快感中仍有一丝羞
-涩,但马上就被这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绝顶快感给淹没了,甚至开始期待下一次的
-手淫。
--
  高潮后的苏芸软绵绵地倒在沙发上,失去大量体力的她很快就这样子睡了过
-去。
--
  「啊啾……」虽说已经进入夏季,但是晚上还是有点冷的。苏芸在昨晚的高
-潮后就这样赤裸地倒在沙发上睡去,对于这个娇娇弱弱的少妇来说,感冒是注定
-了的。
--
  「啊……头怎么晕晕的?」苏芸从沙发上坐起,这才想到昨晚的淫荡表现。
-
-  「呀,羞死了!苏芸啊苏芸,怎么老公才走了几天,你就变得这么淫荡啊!
-不过昨晚真的好舒服啊……和老公在一起这么久,我都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。」
-想到这里,苏芸的阴道又有点湿润了。-

-  「啊啾!」-

-  「不行不行,都感冒了,快吃点药吧,耽误工作就不好了。」
-
-  一阵喷嚏打断了苏芸的遐想。
--
-
-
  「苏芸?苏芸?」-
-
  「嗯?怎么了,啊……高主管,不好意思,我刚才瞌睡了一下。」
--
  由于吃药的关系,今天一整天苏芸都睏得要命,刚才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。-

-  「呵呵,没关系,怎么了?我看你今天气色不好啊,是不是生病了?」
--
  说话的是苏芸的部门主管——高永华。
-
-  高永华是个海归,12岁就随着父母去了美国,并在23岁就拿到了麻省理
-工的MBA并回到了中国。(不敢写哈佛啦,怕太假,大家不必深究,哈!)-

-  在苏芸的单位里,高永华可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,成熟帅气的面庞,-
1米78的个子,身材魁梧,待人随和,又有学问。简直就是完美的男朋友,就-
连苏芸有时候都会想自己如果没有结婚,是不是也会被他征服呢!
--
  「嗯,昨晚不小心感冒了。」苏芸娇弱的答道,同时想到昨晚感冒的原因,-
心里猛的一阵羞涩,彷彿被面前的帅哥知道了一样,脸上迅速升起一片红云。
--
  看到苏芸那病美人的摸样,还有那羞答答的表情,高永华呼吸一窒,竟看呆
-了。
--
  说实话,高永华不是个处男,相反,在美国那挚诺幕肪诚拢哂阑婀?
-的女人多得都数不清,但也仅仅是玩而已,这次看到苏芸,突然发现心中都被她-
的音容笑貌填满了。-

-  「我要拥有这个女人。」这是此时高永华的想法。
-
-  「高主管?」
--
  「嗯?啊,不好意思,我有点走神。对了,你吃药了么?我这里正好有美国-
带来的特效药,很管用的,我给你拿去。」说完,不等苏芸有任何反应就跑去拿
-药了。-
-
  「哎,要是老公有这样体贴我就好了。」看到高永华如此关心自己,苏芸不-
自主地将刘威和他比较了起来。
-
-  「呀,瞎想些什么呢!肯定是太想老公了。」苏芸马上为刚才所想的找到了-
藉口。-

-  「来,试试这个吧,保证管用。」这时,高永华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药
-瓶。-

-  「谢谢高主管,不过真的不好意思收下啊!」-
-
  「哎,叫我永华就行了,你这可就太见外了,都是同事嘛,一瓶药算竹得上-
什么!」高永华爽朗的笑道。-

-  「这……那好吧,谢谢你!高主……永华。」面对眼前的帅气主管,并且还
-是挺有好感的主管,苏芸很快改变了对他的称呼。
--
  高永华听到后,心中一阵狂喜,美女已经走上了他设想好的第一步了。
--
  别说,美国的药还真的挺管用,至少比那些让人光打瞌睡的药强了不少,不
-过苏芸还是觉得身子软软的,提不起劲来。
-
-  转眼就到下班时间了,苏芸正低头收拾着东西。-

-  「嘿!」
--
  「啊……高主管,你吓死人了!」
-
-  苏芸被吓了一跳,胸前的丰乳随着喘气上下起伏着。今天她穿的是一身OL-
的套裙,领口稍稍有点开。-
-
  高永华正好是处于俯视的位置,苏芸胸口的白肉对他的冲击更加强烈,胯下
-的鸡巴立刻有了反应。不过好歹是花丛老手,很快就从短暂的呆滞回过神来,这
-个时候任何对美女的轻浮都会让计划功亏一篑的。
--
  其实苏芸还是看到了男人那灼热的眼神,如同烙铁一般,狠狠地烫在她胸前-
的肌肤上,但她并不反感,反而对那种能将灵魂燃烧的灼热不能忘怀。但男人很-
快将眼神收敛起来,一股复杂的感情升了上来,有失望,有羞涩,有愤怒,还有
-点骄傲。
--
  「哈,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,我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呢!怎么样,药还有用-
不?」
-
-  「嗯,挺有用的,不打瞌睡了,不过身子还是有点发软。」
--
  「哦?那要不等下我送你回家?正好我有车。」-
-
  「谢谢你,主管,不过我应该能自己回去的。」-

-  「又见外了不是,中午还叫我永华来着,怎么又改口了?来吧,我送你,算
-作为刚才吓你的惩罚。」
-
-  面对高永华的极力邀请,苏芸也没有什么理由推辞了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--
  「哈,这才爽快嘛!我帮你拿东西。」-
-
  高永华和苏芸坐在车上。-
-
  「苏芸,你家在哪呢?」-
-
  「哦,在XX路XXX号。」
--
  「嗯?你再说一遍?」
--
  苏芸又重复了一遍,有点疑惑:「怎么,有问题么?」-
-
  「哈哈!不是不是,我是太惊讶了。」-

-  「惊讶什么?」
--
  「你知道我住哪么?」
--
  「哪啊?不会你就住我家对面吧?嘻嘻!」聊着久了,苏芸也说笑起来。
-
-  「宾果,你说对了。」
--
  「啊?不会吧?为什么以前我都没见过你呀?」
--
  「嘿嘿,我也没见过你呀!估计我每天是开车的,而且我一般早上7点就上-
班了。」-

-  「这么早?去干啥啊?」
--
  「公司里不是有健身房么?早点去能锻炼锻炼。你看看我的肌肉。」高永华
-伸出一只手鼓了鼓劲儿。
--
  「比老公强壮多了!这样的男人肯定很有安全感。」这是苏芸此时的想法。
--
  「哈哈!别臭美了,注意开车呢!小心别翻沟里。」苏芸说。
-
-  「哈哈!那我可美死了,跟一个大美女做一对同命鸳鸯。」-
-
  「呀,你说什么呢,什么鸳……鸳鸯啊?」这下可把苏芸羞死了,「这死永-
华,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!」苏芸想着。-

-  「啊……口误口误,芸芸小姐见谅见谅啊!」
-
-  其实刚才高永华是故意这么样说的,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,结果让他很满
-意,美女害羞居多并没有很生气,于是后面虽然道歉了,但还是花花口儿的。-
-
  「什么芸芸小姐啊,肉麻死了。我可是有老公的哦!你这么说小心他来扁你-
哦!」苏芸跟一个可爱女生一样,嘟起嘴巴挥了挥拳头。-

-  「哈哈!我锻炼可不是白练的啊,五肢健壮呢!」
-
-  「五肢?人不是只有四肢么?」-
-
  「男人可是有五肢的哦!」高永华一脸坏笑的说。
--
  「嗯?哎呀!你坏死了,不理你了。」苏芸半天才体会出男人的含义,羞得
-脸都红了。明明知道这是男人的挑逗,但是从心里来说,她并不抗拒,反而有种-
冲动,内裤里面的小嫩屄都有点湿润了。苏芸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,又鬼使神差-
的看向了男人的胯间,发现那是鼓鼓囊囊的一团。
--
  「呀,怎么看那里呢!苏芸你怎么这么淫荡啊?不过……他那里一定很大。
-啊……不行,内裤湿了,嗯……不能想啊!」苏芸胡思乱想着。
--
  旁边的男人看到美女没吱声了,以为有点过,于是开始转移话题:「对了,
-你老公呢?今天你病了都没来接你?」-
-
  「啊?哦,我老公啊?他出差去了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呢!」少妇的幽
-怨清晰可见。
--
  「哎,男人嘛,总是事业为重啊!」
--
  「哼,难道要事业就连老婆都不管了么?」想到昨晚刘威不顾自己就挂了电
-话,苏芸更加委屈了,一串泪花从眼中滑落。-

-  「那……咦?怎么哭了?没事吧?」这倒出乎男人的意料。-
-
  「啊?哦,没事,眼睛进灰了。」说完就看着窗外。-
-
  车内的气氛冷了下来,直到苏芸下车。-

-  「永华,今天谢谢你了,改天我请你吃饭吧!」
-
-  「哈哈!那好啊,美女请吃饭,刀山火海都要去啊!」
--
  「去你的,油嘴滑舌!」苏芸心里好受了点,知道是男人在故意逗她开心,
-心中充满了感激。
--
  「哈哈,你怎么知道的啊?你尝过?」男人并不打算这样放过她。-

-  「你坏死了!不理你了,我回家了。」-

-  说完,苏芸就满脸通红的跑回家了,小屁股一扭一扭的,看得车内的男人心
-里直冒火:「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玩玩这屁股,苏芸,我要定你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