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灵魂在做爱
灵魂在做爱

灵魂在做爱

灵魂在做爱-

-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,在与林立认识前有过几个男人,但在我和老公的生活圈子里,我还属于淑女类型,口碑很好。对偷情,我抱自我释然的态度,认为不影响家庭孩子、不给老公在周围丢脸就可以,并且觉得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事。
-  我这种生活意识就使我在认为安全的情况下,始终保持在有情人的状态中。-
  我认为的安全情况包括隐瞒老公、略微付出或者最好不付出感情、不在工作生活-
  圈子里乱来……也许还有很多我的所谓认为,一下想不起来,总之诸如此类吧。-
  在情人方面,认识一个,保持一段时间,就熟悉的好比老公,渐渐没有了心情;再说人的交往开始总是展现优点和长处,时间一久,各种毛病都出来,当然对方也会发现我的。这种毛病和老公的毛病不能比,老公的毛病是存在于我的爱恨之中,有依附感,情人的就显的讨厌。于是,换一个吧,找机会,也许一下没有合适的,空闲一阵子,最后总是有人补上。
-  林立就是这样让我补进来的,而且补他的同时还与之前的小张联系着。林立比我大三岁,33了,是一个科研所研究员,研究蔬菜。他的性格沉默怪异,认识他才发现他的脑子里只有蔬菜和女人,而且女人都是幻想化的。他长得结实英俊,前妻也很漂亮,可就那样让他的蔬菜和幻化的女人给弄跑了。-
  认识他是通过网上,在一个聊天室里听他侃乌有的女人,我来兴趣了,遂加为好友,发展到见面。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,我去了他的菜棚,在那里发生了关系。
-  他的菜棚在河床上,离他的科研所有些距离,他用所里的微型货车带我去了那里。那时是开春,天气还很冷,但菜棚里很热。
-  我参观,继续听他的故事,他讲到有次无聊,走来菜棚,结果发现有人在里面,就偷看,发现一对男女在里面做爱,他在外面冻得发抖,他们在里面脱的光光地跑着追着做。
-  我听到这里,就有想法了,当他问我此时此境有没想要的意思。我就说有是有,但我有老公,回去可以解决。恐怕他要的多些,为什么不直接表达,说服我我就同意。-
  结果,他开始认真地说服请求,但粗得了不得。原话应该是:“睡莲(我的网名),说真的,我谈不上喜欢你,没办法,感情还没有基础,但我非常非常想日你的屄,你是过来人,我有这个心思,你就知道你在我心里的魅力了,请你同意,让我日一次,我保证爱护着日。”-
  这个“日”字在大白天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啊,我的心情几乎都要消失了,可看他一本正经地样子,无辜地表情,有不忍的感觉。可他还是粗话连篇地请求,还夹带文墨,弄得很搞笑。-
  虽然我没欲望了,但心情还可以,就答应给他摸摸,摸的时候看着他雄壮的器官,就不自觉地口交了。当然,接下来,我们真的脱了衣服,只是脱了各自的裤子,上衣没有脱,站着做。
-  做的时候,他的粗话还是不停,但可以接受。我采用的是扶着暖气管道站立姿势,也许是他攒了很久,气力很足,连续几十下就把我搞得软着站立不住跪倒下去。跪着的姿势没多久就让他搞到彻底爬下,然后任他翻过来爬上做,提起我腿做,提高我屁股站着做,总之动作很多,我只顾享受高潮而忘记许多了。
-  后来他又约过几次,都是在他的家里。我们关系也在逐渐走近,互相开始熟悉,这得归结为他的诚实,他说话不好听,而且他想要做爱的时候,就总是说粗话,但说的不无道理,而且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总是幻想,好多故事都是幻想出来的;有时候一个故事幻想的次数多了就连自己都分辨不出来真假,好像就是他发生的。-
  在他的影响下,我也告诉一些我的事情,我不会编造,再说编造的还没开始他就发现破绽了,急切地想要给我圆慌,所以没办法,我讲的都是真实的,他也能听出来。我讲了我的一些男人,我有的时候很淫荡的想法等等;结果,就是这些,他的话语以及行为开始带有侮辱性。-
  他的变化是逐渐开始的,因为他很奇怪,不像我以前认识的男人,对我很有吸引力,所以我开始变的主动联系他。
-  他有时候很忙,我去找他,他就开始流露出咒骂,当然是在做爱的时候。比方他说:“你可真是个婊子,那个小张不是还联系着吗,不会让他日吗?我忙的什么似的!”
-  有一次他居然还说:“我觉得你适合当小姐,去卖屄!说不定你以前真卖过呢!”-
  这可真惹我生气了。我说:“男人没素质的我就见过你,再找你我真是婊子来着!”
-  呵呵,我还真是个婊子,他兴奋过去了文质彬彬,含蓄有礼貌地给我道歉,诚恳地说明他的毛病,说是找快感的方法,于是我又找他去了。-
  ************
-  生活中他真是我的朋友,无论是电话里还是公共场合见面,他都礼貌有加,从没粗俗表现,而且善于观察人,看我表情猜我情况;比如我有生气,他就想办法让我开心,我有困难他诚心帮忙。有件事情我很感激,就是他暗中找关系,并计划好机会,装出我有机会认识那人的样子,帮老公调动了他窝火几年的工作,让我老公的气顺畅着不至于老波及我和孩子。
-  但随着交往越深,他的变态越加厉害。我们见面几乎都是做爱,然后聊天,或者做一会聊一会,再没别的事情,所以他不停变化花样,而且动作粗鲁,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尽兴。比如往我下面插一些东西玩,有黄瓜、茄子、胡萝卜等,还让我给他嘴里撒尿。我哪能撒出来,即使他抓住我不让我去厕所,我也尿不出来呀。-
  我的屁股刚开始很紧,他搞不进去,太疼,他就用细点的胡萝卜弄,还要求我用这些蔬菜插他屁股眼,插得他性器竖的老高。灌肠就是那时候从他那里接触的,他没事老自己给自己灌,说通便、清火,或许是有点道理吧。
-  聊天的时候,他喜欢问我以前的事情,我的想法,用诚恳的态度,无私的心扉,换取我的真实,然后就开始兴奋,兴奋了就变成另一个人似的,骂我破鞋、烂货、婊子之类。有时候我觉得很后悔告诉他以前的事情,让他看不起,心里有气,但他就这样还强行与我交合。在这个过程中,尊严的不存在也能产生兴奋,而且也惬意。-
  他看不起我,只是在有性的想法时。他的这种行为就和我的生活态度一样,有了思想基础,就放松神经,随意发挥,表现在行动上也逐步显露出来。
-  有一次,他骑在我头上,让我给他口交,开始我用头的动作进行,后来他开始搞我,插进我喉咙呛得我咳嗽。都在兴奋中,他问我有没事,我当然说没事,难道说有事不做,破坏了气氛?
-  于是接着做,感觉他在尝试再次搞进入我喉咙,果然,他猛的又是两下子,插得我发呕,正当我直着脖子想呕的时候,他射了,就在我的嘴里,发呕结束的剎那倒吸着咽了下去。-
  事后,他说我不吃精,他是故意这样让我吃的,有预谋的。于是我开始了吃他精液。-
  我的屁股也能进他的鸡巴了。那天他用食用油把我屁股眼周围弄的油油的,也把他自己的鸡巴涂抹了油,就这样进入了。我的屁股从没开发过,有的话只是有人用指头或者细东西进入,他的鸡巴很粗,我打心眼里看着害怕。
-  经过他的讲解和措施安排,那天我同意了,疼痛感到是不厉害,就是涨;特别是他进去要往外抽的时候,我感觉我的大便就要出来,这时候的本能是夹紧屁股,就好比当众想要放屁非得忍住不放一样。结果,抽出时的难受就更加剧烈。-
  就在这样的进出不同难受中让他搞到麻木,最后还真放松了。-
  后来几乎每次他都要求搞后面,我提的条件是非得满足我前面,然后随便。
-  于是,他努力的让我高潮,他的办法多,我也容易高潮,然后他就要享受我的屁股了,随着次数的增加,我也能适应这种痛苦中的快感了,至少是很刺激的。-
  逐渐地,在和他的相处中我接受了他给我“婊子”这个称谓,有时候还很亲昵的叫:“小婊婊”或者“婊婊”,让我很温暖。-
  但这只是开始,他每天琢磨着如何玩我,就想琢磨他的蔬菜一样,现在他很熟悉我,就不满足了,新的想法是找个别人搞我,他要看。他认为他是当事人,不能从第三方角度看我被搞的样子。-
  这个目标是他用威胁利诱的方式达到的,他在我给他口交的时候用手机拍了下来,扬言要发到网络上,因为他知道我老公很爱我,说不定不起作用还招来麻烦。这些他都理智地给我分析地说了。-
  我觉得他很龌龊,断了一阵往来,这阵子心里实际还是担心,天天看网络,也不知道去哪里查看。最后还是去找他了,让他发泄一通,又长篇大论地做我工作,加之于自己的诚恳态度,最终我又答应了。
-  人他早都找好了,是网络认识的,我也看了他的视频,长相一般,但魁梧,鸡巴很健壮,聊天感觉还不错。林立说他就是看上他鸡巴才找他的,再说他们有点共同处,有很多幻想,只是那人从没实施过,而他这辈子遇到我能实现,他要感谢我,然后又是亲又是抱,感动的我都想快点满足他。
-  时间由我安排,当时天气很热,我没什么事情,也没有一夜不回的借口,拖了很长时间,最后那人急了,自己过来了。他不是本市人,过来后说无所谓,没机会但认识我们见个面也好。-
  人家都这样了,我不能不去见一下,就趁上班就开溜过去林立家了。-
  见面后,那人还比较拘谨,但林立很心急,直接要我们开始。-
  人总是有羞脸的,何况是陌生人。我羞得很,觉得很别扭。那人也难受,但林立已经开始硬脱我衣服,并且粗语连珠,他也只好露着尴尬的表情过来试图搂抱和抚摩。
-  林立好像一个解说员或者监督员,语言间都是安慰那个人的话语。说:“没事,XX,她很过瘾,你不要那么拘束,直接上,想怎么日就怎么日”、“她是个骚货,是不是?婊婊!”。-
  跟他习惯了,他的语言我不但适应了,而且也有助性的作用了,所以当他说话转过头这样问我的时候,我自然的回答:“是。”回答完才感觉不对劲。
-  林立没能脱下我衣服,我还是有点紧张,那人过来,林立把我推到他怀里,我感觉那么不自然,但他很快就抓到我胸上,那是女人本能反应最快的地方,我还没适应他,就敏感地跑开进了卧室。
-  外面传来林立的骂声:“一个烂婊子,还装什么正经!”-
  有陌生人,我觉得难受。-
  一会,他们像是密谋好了一样都进来卧室,突然就双双下手,那人压着我,林立脱我衣服。裤子被脱下的同时,就听“啪!啪!”的几声,我屁股上一阵疼和麻。
-  我转过来刚想说:“哎,差不多点!”但话还没出口,脸上就连续挨了两耳光。打得我一下懵了。-
  等我再反应过来,那人连裤子都没来及脱就掏出来搞了进来。
-  太难接受了,怎么会这样?我毫不兴趣,但摆脱不